君陌語

不想画画的coser不是好文手!

“你今天好像很不开心。”安莉洁说道。
凯莉没有说话。
“不要担心,神会祝福你的。”
凯莉闭上了眼睛。
“我也会替你祈福的。”
凯莉叹了口气。
“迷途的人啊,神会给予我们方向和……”
“你够了。”
凯莉终于正视安莉洁,眼中有压抑的焦躁和怒火。
“你真的以为你是圣女吗?你听到的,你看到的,这一切不过是你的幻想罢了!”
安莉洁静静的看着她。
风,从窗外吹来,吹动了白色落地窗,也吹动了安莉洁水蓝色的长发。
凯莉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时心中的焦躁感莫名消退了几分,却转化成了另一种感觉。
“……你走吧。”
安莉洁起身离开了。
凯莉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她把自己蜷缩起来,听见关门的声音,内心一片黑暗。

又搞砸了。
明明不想发脾气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自己又是孤单一个人了吗?
凯莉咬紧牙关,不让眼中温热的液体流出。她此刻有些后悔刚刚发脾气时把随身装药的包丢出窗外了,不过此刻她的心已经被负面情绪淹没,那些微不足道的后悔倒也没什么了。
自从得病以来,自己身旁的人就越来越少,他们都无法接受自己喜怒无常的性格,到最后,她就成了孤家寡人。
直到遇到安莉洁。
双向障碍患者和妄想症患者,也挺配的。她有时这么想。
但她终究也走了。
凯莉再度深陷自责之中。

直到开门声响起。
凯莉心中一动,几乎下意识的抬头看起,只见那抹熟悉的水蓝色再度出现在视线中。
“你的包。”
安莉洁把她的背包递给了她。
“多亏了神的指引,我找到了它!”
凯莉偏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还在生气吗?”
安莉洁歪了歪脑袋,看着凯莉微红的眼眶,想了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干什么啊?”0
“……这是真的哦。”
凯莉愣了一下。
“我看到的笑容,我听到的声音,我闻到的气息,都是真的。”
安莉洁抱住了她。
“我喜欢的你,是真实存在的。”
此刻,风停了。阳光洒进屋内,光芒有些耀眼但很温暖。
心跳不可抑制的失控,凯莉的手悬在半空,最后还是环住了安莉洁的腰。

“……嗯。”
――end

是精神疾病pa
还有其他角色暂未公布
本来就想随便谢谢结果不小心写多了???
对两种病症不太熟悉可能存在bug见谅。
希望能够喜欢。

死亡狩猎【八】

本文cp见tag
因为借的手机没办法做超链接前文以及设定链接走评论

借同学手机更文

想念自己的手机

想写帅帅的艾比小姐但是没写出来(暴哭)

是时候更新一下设定了

――――――――――――――――――

“你们是谁?”金难得的严肃,他的心跳不断加快,眉头也紧皱着。

“我们是紫堂幻的家人。”为首那人向金走近。“听说你是紫堂幻的朋友,我们想来问问你紫堂幻的下……”

“别过来!”金突然暴呵一声,吓住了那卫衣男,其他几个在教室里复习的同学也回过头来看着他,却发现平常像阳光一样开朗的少年此时眼底却充满戾气。

“紫堂幻失踪一个多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面你们好像也没来学校调查过吧?怎么现在你们却来问我这个半个月前就休学的人?”金把艾比护在身后,眼底是满满的质疑。

卫衣男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他笑了。

“你不算太笨嘛……”

金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下意识回过头,只见一道残影略过,利爪向他袭来。

几乎来不及反应,金只是下意识想把艾比护得更紧一些,却不想后者反应更快,艾比将立在一旁的吉他盒往前一挥,金属碰撞的刺耳声响起,攻击被挡了个严严实实。

那人虽然没有真的要杀死金的意思,但力气却也不小,艾比皱了眉,她可不是什么力量型猎人,于是她果断的用手掌拍了一下吉他盒。

只见蓝色的光纹浮动,连利爪划过都没留下一点痕迹的吉他盒突然瓦解开来,露出白色的器械,艾比小姐一把抓过天使之翼豪不犹豫的向那“人”开了一枪。

没有命中,但却也在艾比的预料之内,被分散了注意力的“人”卸了力,艾比拉住金闪到了一旁,并将他护在身后。

袭击的人被子弹划破了脸颊,他抬头看向两人,兽瞳在帽檐的阴影里看上去格外瘆人。

艾比皱了眉。

眼前的几人都不再掩藏,兽类的特征从他们身上冒出,其中一人的手甚至变成了类似镰刀的外骨骼。

“……碍事的家伙。”

“艾比,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快走!”

“金。”艾比看了金一眼,虽然在笑,脸上却少了以往花痴的神色。

“保护驯兽师,是猎人的第一准则。而且……”

她没有回头,子弹却穿透了冲上来的几个亡兽的身体。

“本小姐第一女猎人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嘉德罗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格瑞也是,但他终究沉稳一些,没有表露出来什么。

他们两人正在和雷德祖玛两人组队执行任务,但在这关键时刻嘉德罗斯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里不对劲。”

“嗯。”格瑞摘掉了侦查器,他看了看临走前凯莉塞给他的类似手机的机械,皱了眉。“……图像出现了错误。”

“祖玛?”

“看不到东西,嘉德罗斯大人。”祖玛此时摘下了护目镜,她的一双翠色竖瞳和脸上鳞片不由得让人想起蛇这个冷血动物起来。

“他们可能用了屏蔽热感的东西。”

“准备的挺到位的嘛……”嘉德罗斯冷笑一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大?”雷德托着腮蹲在树旁,黑色的护目镜下掩盖了那双赫人的瞳孔。

“怎么办?”嘉德罗斯冷笑。他没有兽化特征,看着他却让人莫名其妙想起百兽之王。

“再怎么挣扎,也不过是群渣渣。”

格瑞叹了口气,已经预感到了接下来的台词,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突然有点想念另一个金发的家伙。

“我们上。”

这是一个四面全封闭的房间,平时用来做武器的代表了猎会最高科技水平的金属“J20――卡俄斯”覆盖了整个房间,就连这个房间里最普通的桌椅,也由这种金属构成。

金发的少女坐在床上,她长得很美,让人过目难忘的美,但不知为何她的脖子上却带着和猎犬极度相似的项圈。

少女低着头,蔚蓝的眼眸里倒映出逆时转动的怀表,叹了口气。

“怎么了?”站在床边的高大而俊朗的白发男人问道。

“他,醒了。”少女如此说到。

――tbc

手机又被收了……
看看星期六能不能要回来

手机党一定要点开图看!!!!
狂草型画手
的时候来的灵感
是银幻(虽然爵哥就露个爪子……)

——————————————————
坠入深渊,也是坠入爱河。
请不要抛弃我。

死亡狩猎【七】

本文cp见tag
前文及设定戳这里

……写着写着都不知道自己写第几章了_(:з」∠)_

——————————————————————

当他推开门时,男孩穿着病号服面色苍白的坐在床上,看见他进来,扯出一个弧度微弱的笑容。

  埃米看着卡米尔左腿那只空荡荡的裤腿,眼中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然后有人拿文件夹在他头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摆一副苦瓜脸给谁看呢。”穿着白大褂的凯莉叼着棒棒糖就站在一旁却被埃米完全无视,心中有些隐隐约约的不爽。“他恢复的挺好的,按这个进度估计过个一两年就可以正常说话了。”

  “一两年啊……”埃米因为皱着眉头又遭到了凯莉的文件夹攻击。

  “得了吧,他这个伤势到现在已经能够勉强恢复呼吸系统和味觉你这个毛头小子就该谢天谢地了,你还在这里不满意什么啊!”

  “唔痛痛痛凯莉姐你轻点……”

  卡米尔坐在床上,微笑着看着两人,他的双臂还保持着羽翼的形状,却在此时轻轻张开翅膀,拢住了埃米。

  凯莉看不下去了。

  她刚想找个理由离开这个散发着酸臭味道地方,结果没想到就在这时门居然自己开了。

  穿着斗篷的驯兽师从门后探出了脑袋,水色的长发微微遮住了小巧的脸,安莉洁看到了凯莉,脸上露出了笑容。

  “魔女小姐,我找到你啦。”

  “你怎么来了,小圣女?”

  “信息部的人叫我来找你,说是又有任务了。”

  “啧……最近还真是不清净啊。”凯莉抓了抓头发,柔软的发丝被搅弄的有些凌乱。

  凯莉正准备和安莉洁离开,却见小圣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了卡埃两人。

 “哦,对了,他们还说你们俩个也要一起走一趟。”

  “唉???又要出任务了吗?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埃米先是有些惊讶,然后有些忧心忡忡的看向了卡米尔。“而且卡米尔的伤……”

  却见卡米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好吧……”埃米叹了口气,然后走向卡米尔背起了后者。

  “我们走吧。”

  

  

  金终于回到了学校。

  当然,要说有什么让他特别回避回学校,那无疑是在全校面前念检讨这个可以载入他自己的史册的事情。

  毕竟身为一个高三学子,开学第三周就和别人打架还差点把别人打到住院这种事情学校再怎么关照他还是要给他个警告的。

  只是让金有些不安的是,紫堂幻失踪了。

  “什么?紫堂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学校了?”金一脸惊讶。“是不是生病了?”

  “不知道,但听说好像他家里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怎么会这样……”金垂下眸,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说不出的诡异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开来,渐渐酝酿出的是似曾相识的痛苦。

  不想……回去……

  快逃……

  救……救……我……

  姐姐……

  “金?!!”

  金回过神来,便见红发的少女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金,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我……”金下意识想要揉揉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死死的抓住了一个圆形的金属物,他打开它,那是个怀表,做工精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针却是在逆时针转动。

  那是他姐姐给他的东西。也是他证明自己姐姐存在的唯一证据。

  “……金?”

  “啊……不好意思有点走神。”金笑了笑,把怀表放到了口袋里。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惊讶的看着艾比。“艾比你不是在隔壁班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艾比的脸可疑的红了一下。

  “就是……那个……衰……埃米他不是在陪卡米尔检查身体嘛,他就让我先回来了,但我不太习惯一个人回家,所以……”

  “哦,这样啊,那我们一起回去吧。”金笑道。

  艾比觉得今天简直是她的幸运日,没有电灯泡,就自己和金两个人……她一定要把今天标在日历上来庆祝。

  而在这时,正在收拾着书包的金,突然警觉了起来,一把拉住了艾比。

  艾比小姐的呆毛都快变成爱心型了。

  但很可惜,她并没有高兴到最后。

  “小心。”

  金把艾比护在身后警觉的看着教室门口出现的几个人。

  “你好。”为首的人穿着卫衣,戴着的帽子把他的半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的

  “金。”

  

  

  

  

  他们对视了一眼。

  露出了相似的笑容。

  讽刺,与少得可怜的同情。

  他们,是相似而不同的…………

  同类。

  ——tbc

  

死亡狩猎【六】

cp见tag
前文及设定戳这里

今天爆更
开心吗?
本篇虐紫堂,幻吹刀下留情
我好像好久没写卡米尔和呆毛姐弟了?(陷入沉思)

————————————————————

  这里是哪里?

  紫堂幻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黑暗。

  “有人吗?”

  没有回声。

  他向前走去,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只有黑暗无处不在。

  “银爵?”

  紫堂幻喊出了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人的名字,但仍然没有人回应。

  这里只有他和黑暗。

  紫堂幻有些恐惧起来。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银爵呢?

  他向前跑去,却连脚步声都听不见。

  紫堂幻的体力并不算太好,他跑了没多久就已经气喘吁吁。但就是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

  他惊喜的回过头,看见的却是那几个欺凌他的男生。

  男生们狞笑着向他走来,紫堂幻眼中的恐惧更甚,他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却撞到了什么东西,转头一看,是自己的堂兄。

  “陆,林……”

  他被一脚踹到了那几个男生的脚旁。

  “废物。”

  “垃圾。”

  他们的笑容渐渐融为一体,他们都脚踩在紫堂幻的身上,后者却已经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幻。”

  “紫堂幻?!”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黑暗中再度走来了两个身影,他的兄长,以及他的好友,金。

  紫堂幻下意识的向那个方向伸出了手,却见两个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同时转过了身,再度消失在黑暗中。

  “等等……哥哥?!金?!”

  他们没有回头。

  紫堂幻突然有了力气,他挣脱了那几个人向两人扑去,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跪倒在地上。

  周围又安静下来。

  “紫堂幻。”

  他惊讶的抬起头,这个声音是……

  “……父亲?”

  “紫堂家不需要废物。”

  他说。

  “……我不是……”

  

  “你看到他了吗?听说是个富二代呢?”

  “可是你看看他的衣服怎么这么寒酸啊……”

  “哎呀,那种豪门肯定会有不受宠的次子啊……”

  “唉,果然是因为这个家伙太无能了吧……”

  

  “……我不是……”

  

  “紫堂幻,我知道你很听话,但是这个成绩……”

  “同学们看看,这道题,猪都会做,紫堂幻!你说!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做题?!”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考上这个学校的……”

  “这种没有天赋的人,还是放弃好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们做朋友吧!”

  “你能不能别缠着我了?!”

  “你好烦啊!”

  “我当初是同情你才和你做朋友的,你就不能为我着想一下吗?”

  

  “……我只是……想帮你……”

  

  “绝望吗?”

  小孩子的笑声从耳旁传来。如同恶魔的低语,在脑海中回荡。

  “真是可怜呢……被家人抛弃……被朋友嫌弃……”

  “什么都做不好……最珍惜的人也会讨厌自己的吧?”

  “你真的想这样吗?”

  “我……不想……”

  “你知道吗?绝望也是一种力量。”小孩的笑声更加明显。“但它不属于生者。”

  “死亡,即是新生。”

  “死亡……?”

  “来吧,与死亡共舞,蜕变吧。”

  冰冷的手指抚上他的脸,少年的眼神渐渐空洞起来。

  “死亡……”

  脚步声渐渐接近,少年抬起头,银发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银爵……?”

  有光芒开始复苏,直到看到男人手上的匕首,又溃散于深渊。

  “……我没有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力。”

  紫堂幻说道。

  他站起身来,向银爵一步一步走去。

  他抱住了他。

  当匕首穿透胸腔,血从身体里喷涌而出,尖锐的东西刺入脖颈,而这时有人吻住了他的嘴唇。

  意识渐渐沉入深渊,投入梦魇的怀抱。

  如同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金突然背后一寒,下意识望向了某个方向。

  “……怎么了?”

  正在听着金絮絮叨叨的格瑞很快发现了金的不对劲。

  “……嘉德罗斯呢?”

  金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上去十分不安。

  “……在训练室,怎么了?”

  “……没什么。”

  金垂下眸,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减轻半分。

  “是我的错觉吧。”

  ——tbc

【雷安】这个魔王长得怎么这么像暗恋我的学弟?(1)

雷安向
极度occ注意
放飞自我产物
大概是个中短篇?


一个标题透露出了剧情
真好
《死亡狩猎》剧情太难写了写点沙雕放飞自我
结果写的并不沙雕。
算了开心就好。

——————————————————————

       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一开始这个唯物主义者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是因为昨晚和学弟打游戏熬夜而产生了幻觉。

  毕竟一觉醒来躺在街上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太真实。

  但是自己缩水的手怎么看都不像假的。

  安迷修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慌慌张张的想要去找镜子,结果却摔了一跤,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又饿又冷。

  安迷修似乎成了个流浪儿。

  行吧。本来就是孤儿的安迷修叹了口气,不是说穿越都可以逆袭吗?自己怎么起点就比别人差了那么多?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身上越来越没有力气,眼前也开始发黑。自己就要饿死了吗?死了就可以回去了吗?这种穿越有什么意义啊?这种经历告诉他也会被嘲笑的吧?

  彻底失去意识后的安迷修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有个衣衫褴褛的流浪儿性命垂危。

  直到那个男人出现。

  路过的男人穿着斗篷,隐隐约约间可以看见他背后突显出武器的形状。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孩,在犹豫着什么。

  “……我将怜悯弱者……”

  男人叹了口气,抱起来男孩。

  “……以骑士之心……”

  

  

  “团长大人。”

  身着铠甲的安迷修从回忆里缓过神来,看着面前冰冷的墓碑,将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微微躬身,有些过长的栗色的柔软发丝从耳旁滑落,碧绿的眼睛光芒闪烁。

  “愿您在天堂安好,师傅。”

  他转过身,看着比他高上不少的紫眸少年,走到了他的身旁。

  此时距离刚安迷修刚刚穿越,已经过了十五年。

  这是个类似于“魔王与勇者”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并不像游戏一样,受到伤虽然可以用魔法或者药剂治愈,但伤痛却是真真实实印在了灵魂,这里的人死了也不会复活,生命也只有一次。

  这里比现实世界更加危险,普通人很容易就会被平时游戏里看起来弱小的怪物杀死。而那些死去的人都血溅在脸上时,也是温热的。

  他花了三年用来适应这里,包括学习这里的语言,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那个被自己称作“师傅”的男人教会了他一切,也教出了这个王国最年轻的骑士团团长。

  “安迷修。”少年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安迷修,眼底有名为温柔的感情,安迷修被他看得发毛,刚刚放松警惕就被一把抓住了呆毛。

  “一个人跑出来偷懒留我独自面对那群叽叽歪歪的老头子你的骑士道呢??!!!”

  “痛痛痛痛痛!!!松手啊!!!!”安迷修试图挣扎然而本体被抓毫无还手之力。

  “在下又不是故意的!”

  “下次换你来听那些老头子磨叽!”

  “以前那次不是我啊!”

  “……”少年想了想好像也的确是怎么回事,他松开了手,看着本体被拽怏了的安迷修若有所思。

  “……肉偿吧。”

  “……????”安迷修一脸震惊然后选择性耳聋。

  少年看着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安迷修,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低头吻住了他。

  安迷修只觉得嘴唇上传来温凉而柔软的触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少年趁虚而入探进了舌头。安迷修试图推开雷狮,但少年的力气也一点不比安迷修小,这一下反而引起了少年的兴趣,他搂住安迷修的腰,唇舌的纠缠更加缠绵。

  安迷修被松开对时候只觉得快要窒息了。

  “……这个就当甜点了。”少年却意犹未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晚上再吃正餐吧。”

  “??????!!!!!”

  安迷修,男,现任克里斯托第一骑士团团长,前凹凸大学中文系大二学子,此刻感受到了人生危机。

  此则危机不是来自于魔物,而是来自于这个自己十年前捡到的,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和穿越前暗恋自己的学弟长得一模一样名字也相同的男人。

  雷狮。

  ——tbc

死亡狩猎【五】

本文cp见tag
前文及设定戳这里

文笔越来越渣

安哥终于见家长了
二哥名字还没想好小天使们有没有什么推荐?(例如雷米尔啊雷电啊雷区啊雷火啊什么的……_(:з」∠)_)

——————————————————————

    暖色调的灯光带着柔和的气息,柔软的花瓣上晶莹的水珠滴落在地上,门口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他放下手中的水壶,抬眸间碧色的眼眸有着浮光点点。

  走进来的是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西装,温和的笑容让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看上去也柔和了许多,只是那一双紫色的眼睛里没有几分温度。

  安迷修看着他,似乎通过他看到了另一个人,但片刻恍惚过后,他还是露出了标准的,礼貌的笑容。

  “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先生?”

  对面的男人的笑容没有消融半分。

  “也是,过了这么久了,安迷修你也不记得我了吧。”那人笑道。“你以前还经常和我弟弟一起玩呢。”

  “……抱歉,您在说什么?”

  “雷狮。”男人看向安迷修,一双和雷狮一模一样的眼睛里有暗色浮动。“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了眼睛里透出亮光。“啊!那您是……”

  “他的二哥。”

  “对!在下居然刚刚才想起来。”安迷修露出懊恼的神情。“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人没有说话。

  安迷修静静的看着他,光在他那浅棕色的发上留下点点光晕,刚刚浇过水的植物叶子上的水滴坠落在木桌上,墙上的秒针走过一个轮转,却没有人说话。

  对面的人笑了。

  “没什么。”他转过身,打量起花店来。

  “这里没有百合呢……”他突然说道。

  “以前养过猫,所以就没有在花店里摆百合。”安迷修平静的说道。“您想要购买百合的话,可以去隔壁街的花店,那里的花不错。”

  “……把客人推给别人,真的好吗?”男人笑得很耀眼,安迷修不太敢直视他的面容。

  但那个男人最后还是买了一束天堂鸟。

  然后他把天堂鸟放在了安迷修的花店前。

  “您在干什么?”安迷修不解的问道。

  “祭奠我前往‘天堂’的弟弟。”男人笑道。

  “……在下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是吗?”男人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递给他一张名片。

  “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他顿了一下。“看在雷狮的面子上。”

  一句话堵住了安迷修准备拒绝的手。

 “……谢谢您了。”

  “不用谢。”男人笑着看了一眼花店,眼底有什么一点点的蔓延开来。

  他离开了。

  安迷修目送着他上了车,直到那辆车彻底离开视线,才转身进入花店。

  他快步走到了工具房里,掀开一块防雨布,将手贴到了遮掩墙壁上。

  以手掌为中心,蓝色的纹路在墙壁上蔓延开来,片刻后,他收回手,墙壁上的光芒也慢慢消散。

  “没有监听器……”

  安迷修松了口气,走回柜台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其貌不扬的铁盒子,将口袋里的名片丢了进去。

  “他可不会那么大意。”

  少年的声音从耳旁传来,安迷修的身旁却没有一个人。他那被植入耳蜗的耳麦在这时发挥了作用,此刻就算有人贴着他的脸去听,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露馅了?”

  “从监视器上来看,你的演技有进步。”雷狮顿了一下,又解释道。“只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没有彻底放心,特别是在……”

  雷狮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话语突然中断了。

  “特别是在什么?”

  “……没什么。”

  “……”

  安迷修走向出了花店,今天的天气其实很好,早春的阳光并不算刺眼,空气中隐隐约约还透着凉意,风吹过时,花香蔓延开来。

  他捡起了那一束天堂鸟。

  “雷狮。”

  “……嗯?”

  “……”安迷修看着自己曾经精心打理过大花,脑海里男人的身影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在抬头时眼底的有什么渐渐坚定。

  他点燃了天堂鸟,在即将烧到自己的时候松开了手,看着他们掉落在地上变成余烬。

  “我待会回家,记得在我到家前把啤酒罐收一下。”

  “……”

  “我去安迷修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坐在车里,耳麦里已经没有了声音。

  “看样子被发现了呢。”

  小孩坐在他的对面,手上还拿着圣代。

  “是啊。”男人苦笑了一下。“还真是小瞧他们了。”

  “收集到的证据不足,接下来怎么办?大人?”

  “接下来?”小孩把圣代塞给旁边高大的银发男人的手里,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笑道。

  “看戏就好了。”

  

  ——tbc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死亡狩猎【四】

本文cp看tag
前文及设定戳这里

好的我又回来了
没有咕我只是手机被收了
紫堂幻在我的印象中像是会遭遇校园欺凌的人……所以就……
其实我挺喜欢他的(后妈的爱)
下章安迷修见家长(不是)

————————————————————

少年站在工具房里,用身体死死的抵住了门,光从窗口探入笼罩了这小小的一方天地,有微风吹过,阳光洒散在少年发间,反射出甜蜜而梦幻的光晕。

  但那阵粗暴的敲门声就显得不那么梦幻了。

  “紫堂幻你这个废物,畏畏缩缩的还像个男人吗?开门!”

  “你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快出来!”

  门口有人在叫嚣,带着嘲讽的笑声刺痛了紫堂幻的耳膜,前几天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用衣袖隐藏住的淤青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该死!老师来了!”

  “什么?!”

  “啧,算这小子运气好,我们走!”

  门口的身影淡去了颜色,有脚步声渐渐远离,紫堂幻暗自松了口气,心底一阵失落。

  今天是金没有上学的第八天。

  金是他唯一的朋友,若不是他在高三那年突然转学过来,或许紫堂幻会在孤单以及欺凌中艰难渡过自己的高中生涯。

  金是他所向往的人,也是他渴望成为的人,金像是个小小的太阳,温暖而耀眼。就连废物的自己,也被这光芒拯救。

  只是当这份光芒消失后,自己却被黑暗,拖入了更加黑暗的深渊。

  不过说起来,自己,或许还有一个朋友。

  如果那个人把他当作朋友的话。

  紫堂幻叹了口气,打开了门,向门外走去。今天还约了那个人见面……然后,他被拌了一下,摔倒了。

  紫堂幻的眼中映出了几个少年狰狞的脸。

  这是个骗局!

  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为首的少年就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接下来就是毫不留情的拳脚相向。

  粗鄙的辱骂已经有些听不太清,身上的疼痛也渐渐变得麻木。紫堂幻躺在地上,双目已经没有了神采。

  “啧,废物,这就不行了。”

  少年一口唾沫吐在了紫堂幻的脸上,招呼同伴准备离开,却不想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堵在了门口。

  “你……你是谁?”

  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他的到来,但此刻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忽视他的气场,如同本能的恐惧吞噬了他们,他们想跑,但是没有人能够移动自己移动自己的双脚。

  “……看样子我没有记错。”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莫名其妙的话语却没有让几个少年放松一点。

  但是躺在地上的紫堂幻的眼睛里,却突然重新燃起了光芒。

  
  
“确定是他吗?”

“当然。”黑暗中的人,勾起了嘴角。
  
  

  

  “你在想什么呢渣渣。”嘉德罗斯看着发呆的金,有些不爽。

 “我在想紫堂幻。”

 
  快把汉堡捏爆了哦老大。坐在邻桌的雷德看了一眼汉堡选择默不作声。

  “……那是谁?”

  “是我的同学啦。”金若有所思的说道,并没有注意到嘉德罗斯沉下去的脸色。

  “紫堂他以前老是被别人欺负,我不在这几天不知道那些可恶的家伙会不会对他出手。”

  “……比起这个你还是想想你的检讨怎么写吧。”格瑞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过来。“嘉德罗斯,你也冷静一点。”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哀嚎着趴在桌子上的金,少有的感到了头疼。

  天知道这个渣渣为什么这么招蜂引蝶,一个格瑞就已经足够让他不爽了而这几年来试图接近金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也不是没有想过选择一些比较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宣告主权,但每当如此总会想起一些隐藏在黑暗的回忆。嘉德罗斯若有所思的看着少年,不是第一次的,有了不太真实的感觉。

“还用你提醒?格瑞。”

  

“快了……就快了……”
“演员就位,好戏……”
黑发的小孩漂浮在空中,有些乌青的肤色却遮掩不了精巧的五官,小孩笑着,笑得开心,又有些痴狂。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