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陌語

#雷安向#
#一人精分#
#试妆#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l……雷狮你不要抢在下的马!!!QAQ”
“安迷修,这马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各位七夕快乐(。・ω・。)ノ♡
祝各位能在七夕找到自己雷或安(别像我一样只能一个人自嗨( •̥́ ˍ •̀ू ))
大概是幼雷和幼安
没有带耳朵和雷总的蝴蝶结的试妆
发现虽然拍的照片都是一样的数量但是安迷修的动作多一些呢……
难道是因为安迷修耗尽我的姿势库存?!(bu)
这套水手服真好看(⁄ ⁄•⁄ω⁄•⁄ ⁄)

#凹凸世界潜行者cos正片#
#喜劳扩#
#安艾向#

——“深处黑暗,仍将守护光明。”

安迷修cn:君陌语(原po)
艾比cn:阿飘( @伏雅
人设: @大福要红豆馅
摄影:天成影画
后期:大肥皂
后勤:宋小纳(感谢小姐姐对我们两个新人的帮助www)

祝各位七夕快乐(。・ω・。)ノ♡
正片来啦~(放得都快起灰了_(:з」∠)_)
这里是君•比老大还老大的小弟•超凶•陌语,第一次出片有所不足见谅|・ω・`)
陷入被人设太太在lofter上点赞的激动中无法自拔。
第一眼看这个设定就被吸引了,在高三开学前一天下午赶着拍完了片。
身为一个入圈几年的老透明这还是第一次正经拍片。
在这个七夕我证明了我虽然没有雷没有安但是我有艾比小姐啊!!!(来自一个七夕过生日的人都呐喊)
希望大家喜欢|・ω・`)
(。・ω・。)ノ♡
(只能发十张图限制了我的发展_(:з」∠)_)

放飞自我_(:з」∠)_
画的是官方的新衣服,我男人(bu)的品味真可爱。
鼻子那里不小心按出了个指甲印……不知道怎么搞掉_(:з」∠)_
旁边丑的要死的字是我拿指甲油写的_(:з」∠)_
雷狮真好看|・ω・`)

【雷安】震惊!某高中的老师居然在大街上做出这种事情!

#雷安向#
#女装大佬老师安×纯情(?)高中生雷#
#极度occ#
#有有女装描写注雷#
#脑洞产物,放飞自我#
#雷安真好吃#

【1】
如果说有什么比裙子里凉飕飕的感觉更让安迷修崩溃的,那就是凯莉发来的短信了。
“加油!今天的安姐也是光彩照人!赶快去见你的小男友吧!”
安迷修看着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然后当场猝死。
不过安哥转念一想,这么做的后果可能是明天他安某人就会登上报纸头条,标题名他都想好了:
《震惊!某安姓女装大佬竟猝死街头,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等等有那里不太对劲吧?!
安迷修站在步行街街口胡思乱想着,发呆的他倒是没有注意,自己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哟,妹子,等人呢?”一个看上去还算帅气的男生走了过来,安迷修的大脑当机了片刻,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要不要先和我去玩玩呢?”
等等。安迷修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男生。男生比他高不了多少,所以安迷修几乎是平视着他的脸。
自己是……被调戏了?
男生看安迷修半天没有反应,就去扯他,结果手刚伸了一半,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不好意思,他有约了。”
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安迷修下意识偏头,看到了凯莉口中的“小男友”——雷狮。
那男生有些尴尬,刚想反驳两句,看着雷狮的脸突然愣住了,然后立马道歉转身走人。
“你又干什么了?”
安迷修几乎是下意识的质问,这个家伙在和他相识的三年里可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
雷狮被问得有些委屈,天地良心他最近安静本分的都不像他了,谁知道这个家伙哪冒出来的啊。雷大爷当机立断的想怼回去,低头看向安迷修时却不知为什么闭上了嘴。
此刻的安迷修,白色的长裙被风微微吹起,披肩遮掩住稍显宽大的骨架,脖子上的丝带遮住了喉结,安迷修化了妆,让他本就清秀的五官显得秀气,而他抬眸看向比自己高上不少的雷狮时一双碧绿色眼睛里有着波光闪烁,一时间雷狮突然脑子一片空白。
“雷狮?”
被熟悉的声音换回神智,雷狮偏过头不再直视安迷修,他一把牵过安迷修的手,让他与自己并肩,其目的是不让安迷修看到自己羞红的耳根。
“雷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认识他。”雷狮面无表情。
“可是……”
“我说,你迟到了半个小时,要不是我来找你,怕是要等更久,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什么叫我迟到了?明明是你迟到了!”
“安迷修。”雷狮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真的知道我们碰面的地点吗?”
“不是步行街街口吗?”
“……安迷修。”雷狮看了一眼周围,他们现在在北街口。
“我说的是东街街口。”
“……”

【2】
虽然安迷修并不愿意,但这场迟到了半个小时的“约会”的的确确正式开始了。
说实在的,安迷修对雷狮有偏见,想来也是,你也不能强迫一个日常就是撸串打架的“直男”能特别体贴人什么的。但是,雷狮的举动让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见了一个假的雷狮。
吃饭去的是迎合安迷修比较清淡口味却老是被雷狮吐槽的菜馆,看电影看的是安迷修喜欢的但是雷狮不屑一顾的文艺电影,现在,两个人坐在咖啡店,面前摆着一杯咖啡,雷狮手上拿着一本有些古旧的书,正聚精会神的看着。
安迷修也拿着一本书,但他的注意力始终不在书上,他总是不经意间盯着雷狮,而雷狮,也感受到了安迷修时不时骚扰自己的视线。
“怎么了?”
有些压低的声线让安迷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安迷修放下书,一只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向前探去。
不知为什么的,雷狮心脏好像停了一秒,在他的视角可以看到白色披肩下安迷修微微露出的精致的锁骨。看着安迷修渐渐接近的脸,雷狮有些喉咙发干,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知觉的半眯起了双眼。
然后安迷修把另一只手放在了他额头上。
“奇怪,没有发烧啊。”
“……安迷修。”雷狮的语气里透着怒气。
“啥?”
“你怕不是个智障。”

【3】
出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安迷修下意识看了看表,却突然想起自己的男式手表在今天早上被凯丽给扒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小巧精致的手链。
“别看了,我不会放你回去的。”雷狮半虚着眼。“还有个重要的地方没有去。”
果然!安迷修心里咯噔了一下。肮脏的大人脑子里一下多了许许多多少儿不宜的内容。
“啊……放心,不是酒店。”
“你……什么酒店?”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的安迷修硬生生改成了装傻的话语,雷狮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笑了。
“那你脸红什么?”看着安迷修红透的耳根,雷狮忍不住坏性子的调笑到。“莫非你很期待?”
“我没有!”
“那要不我们先去酒店吧?”
“我说了我没有!雷狮你不要掏身份证!!!我们这篇文是全年龄向的你给我住手!!!”

【4】
最后雷狮和安迷修在酒店附近的餐馆解决了晚饭的问题。安迷修十分怀疑雷狮选这个地方是用来吓唬自己的。
当然,安迷修很自然的装作了淡定的模样,丝毫没有暴露出自己在看到酒店的那一刻脚发软的事情。
“接下来去哪?”安迷修用纸巾擦了擦嘴问道。
“等一下。”雷狮却没有回答。三秒后他的电话铃声响了,他朝电话那头应了几声,转头示意安迷修凑过来一点。
安迷修不明不白的凑了过来,还以为有什么事,结果雷狮突然扯住他垂下来的披肩 吻上了安迷修的嘴角。
柔软湿润的舌尖轻轻舔过嘴角,安迷修此刻的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好在雷狮并没有在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他松开了他的衣服,在挂了电话以后,像是解释般对安迷修说:
“你嘴角有粒饭没有擦干净。我刚刚在打电话不好开口提醒你。”
“……你可以拿纸擦啊!”
“哦,对啊。我忘了。”
看着雷狮笑得一脸愉悦的模样,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在扯淡。
“好了,不闹了。”雷狮站起身来,准备结账。
“陪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一个我三年前就想带你去的地方。”

【5】
风呼啸着略过耳旁,安迷修想要松开怀抱这雷狮的手捋捋自己的假发,却在刚刚放松的那一刻听到了从风中传来的声音。
“别松手。掉下去了我可不管。”
安迷修脑子里浮现了自己掉下去的结果,默默的又重新抱紧了雷狮。
“我说!你能不能开慢点?!”
“你见过哈雷开的像小绵羊一样的吗?!”
“你不怕翻车吗?!”
“哈?”风中传来了前面那人的轻笑。
“安迷修,我在认识你之前就不知道在这条路上开过几百回了!”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是个暴走族。”
“什么?!”
“没什么!!!”
风的声音充斥着两人的耳朵,而安迷修又被雷狮强制性的套上了头盔,两个人的交流基本要靠吼才能完成,为了嗓子着想,安迷修选择了在接下来的路上保持安静。
雷狮骑着哈雷带他上了山路,在弯曲的道路上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打算,让身后的安迷修一阵心惊胆跳。
“我说,安迷修。”
“啥?!”
正打算开口让雷狮减速的安迷修没想到这个时候雷狮居然先开了口。
“如果我现在冲出山路,是不是也算是以恋人的身份和你一起走完余生了?”
“……”
安迷修没有回答,但雷狮却感受到了缠着腰间的手臂加重的力度。
“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
“……”
“……嗯,我知道。”

【6】
虽然过程惊心动魄(针对安迷修而言),但是两人还是平安的到达了山顶。
山顶不知被谁早早搭好了帐篷,不过安迷修用后脑勺想都知道是雷狮搞的鬼。雷狮也没有多说什么,走进帐篷拿了两张折叠椅放在了外面。
“不进去吗?”
“不了。”雷狮先坐了下来,手上还拿着一罐啤酒。“外面的空气比帐篷里好多了。”
安迷修不太相信他的话,他总觉得雷狮有什么东西在瞒着他。但他又没有证据,也只能默默坐在了他是身旁。
“少喝点酒。”安迷修几乎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雷狮看到了,竟意外听话的把啤酒罐子丢到了一旁。
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
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安迷修。”率先打破这个诡异氛围的,是雷狮。“我们认识快有三年了吧。”
“是啊,三年。”安迷修露出有些感慨的神情。“本来只是当你一年的班主任,谁知道一教教了三年。”
“那你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一个新来的老师会当三年的班主任?”
“我当然知道。”安迷修拿起雷狮刚刚喝过的啤酒,直接灌了一口。“还不是您老人家没人管的了,学校才把这苦差事给了我。”
“是啊,也只有你,才能管的了我了。”
安迷修愣了一下,拿着酒罐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
半响,安迷修放下了酒罐,他低着头,长长的假发遮住了他的脸,雷狮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能猜到个大概。
“雷狮,我们是不可能的。”
“安迷修,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雷狮倒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相比一年前表白被拒时的愤怒,他此刻显得冷静多了。
“你不懂,我……”
“我们都是男人,而且还是师生关系,我现在对你的感情只是一时冲动,等这股劲消失了了我就会后悔。”雷狮突然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这是你一年前对我说的话,你现在还想再说一遍给我听吗?”
“……”
“如果说,喜欢你真的是冲动,那么我已经冲动两年了。”雷狮把酒罐拿起,将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
“两年不算什么,你还有很长的时间……”
“我也会继续喜欢你。”
“两年不行,那就三年,四年,十年。”
“安迷修,你知道我的为人。我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会得到。”
“你不是和我打赌说我高考到全省前五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吗?你们当初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我不是做到了吗?”
安迷修死死抓着裙子,柔软的布料快被他抓破。
“别说了……”
“别说?为什么?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雷狮笑了。
“你要我去这个女朋友,说什么这才是我应该走的道路。你看,现在我不就听你的话,找了个女朋友吗?”
“这不一样!”被当作“女朋友”的安迷修情绪已经有些失控,他站起身来,俯视着坐在他面前的男人。
不知什么时候起,眼前的这个少年渐渐褪去了青涩的模样,他的轮廓变得越发硬朗,眉眼间的魅力更是夺人心魄。
“安迷修,我向你提出这个要求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
“无论我雷狮的身旁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只会是一个人。”
安迷修有些不敢直视雷狮的眼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在那份炽热的感情中暴露了某些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雷狮,你喝多了,你先冷静一下,我……”
话音未落,安迷修就被扯进了雷狮的怀里,下一秒,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堵住了他的唇。
未脱口的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与先前餐馆里的调戏不同,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雷狮撬开他的贝齿在他的口腔肆意掠夺着,安迷修的意识逐渐在这个吻中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雷狮松开了他。但仍将他抱在怀里。
“……第一次被你拒绝的时候,的确是愤怒的。不过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你拒绝我的理由虽多,但少了最关键的一条。”
安迷修抬起头,蒙着水汽的眼睛里充斥着不解。
雷狮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温柔。他低下头,再度吻上了安迷修的唇。
“你可从来没有说过不喜欢我啊,安迷修。”
头顶,有流星划过,在漆黑的夜空留下一闪而过的绚丽。如同他的眼睛,美的惊心动魄。

【7】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照片,脑海里那个已经成长成男人的身影却在脑海里久久不肯散去。
他理了理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揉太阳穴时婚戒不小心有刮了自己一下,有些隐隐生痛。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安迷修极力想让自己平静翻滚的情绪。最后仍是忍不住拿起照片,走进了卧室,一脚踹醒了还在床上的雷狮。
“雷狮!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有我女装的照片!!!”
“啧。”刚被吵醒的雷狮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怎么?只允许你穿,不允许我拍啊?”
“重点不是这个!!!”安迷修一想到以前的事就糟心。想想当年那个深情款款的少年,再看看眼前这个摊成一坨的男人,扶住还在酸痛的腰,越想越生气。
“好了。别闹了。”不等安迷修发作,雷狮一把将安迷修拉倒在怀里。
他的头抵在安迷修的头顶,发丝柔软的抵在他的脸上。
安迷修的内心有些小小的情绪在翻滚,但下一秒他头顶上就传来了男人有些模糊的声音。
“再吵今天就别下床了。”
……把以前那个纯情的雷狮还给我啊喂!!!

#凹凸世界潜行者cos预告#
#喜劳扩#
#安艾向#

——“在下以性命担保,守护您的理想。”
——“安迷修,只有你,不可以背叛我。”

安迷修cn:君陌语(原po)
艾比cn:阿飘( @伏雅
摄影:天成影画
后期:这里有块大肥皂
后勤:宋小纳(感谢小姐姐对我们两个新人的帮助www)

这里是君•比老大还老大的小弟•超凶•陌语,第一次出片有所不足见谅|・ω・`)
没想到我这个雷安党第一次出正片是安艾???不过艾比小姐也很可爱就是了。身为安哥非常幸福。
设定是太太的黑手党,悄咪咪艾特一下太太 @大福要红豆馅
第一眼看这个设定就被吸引了,在高三开学前一天下午赶着拍完了片。
身为一个入圈几年的老透明这还是第一次正经拍片。
希望大家喜欢|・ω・`)
(。・ω・。)ノ♡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越规”的造物,最接近神的存在。
那时的他刚刚“诞生”,“婴儿时期”的他还需要靠着特制的仪器来维持生存。
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了九年,他去参加了那场荒谬的大赛,我也许久没有看到过他。
但他的眼神我至今无法忘怀。
身上链接这金属的少年,微微抬起了头,不经意间的回眸,金色的瞳孔里有着光芒闪耀。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人造试验品”。
他是王。最耀眼的王。

以上纯属虚构,如有巧合……应该不会有吧。
滤镜拯救了我的画技。_(:з」∠)_
星星贴纸应该是后期才有的所以没画。(才不是我忘了)
最后祝我们的嘉九岁,九岁(永远的九岁)生日快乐(。・ω・。)ノ♡

摸鱼
虽然只有雷狮但的确是雷安
不知道会不会画安迷修
肝文去|・ω・`)

今日收获(。・ω・。)ノ♡
小蛇老师超级可爱!!!前排吹爆!!!
超级温柔!还帮我录了给cp的考试加油音频!!!
能够成为幸运观众非常开心!!!
后排悄悄艾特小蛇老师! @张博恒
能够认识老师真是太好了!

可以说是非常敷衍的贺图了……
端午节快乐~

【雷安】今天的格瑞和银爵也想转寝

#cp为雷安#
#occ严重#
#现代大学背景#
#文笔废见谅#
#和端午节毫无关联的端午贺文#

〔1〕
雷狮和安迷修又双叒的打起来了。
起因一如既往的是雷大爷的作,这个上午没课的家伙闲的没事干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找出了一封情书,没有收件人,但明显的是安迷修的字迹。
然后雷大爷就在午休众人回寝的时候大声的朗读全文,隔壁寝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实际上雷大爷并没有全篇念诵,在他读到第二段的结尾时,安迷修的拳头就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银爵和格瑞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离开了寝室,又转身进了隔壁寝。
“雷狮和安迷修又打起来了?”金吃着薯片问到。
“嗯。”格瑞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自己那本厚度惊人的书。
和金同寝的卡米尔和埃米早就做好了准备去劝架,几乎是在格瑞和银爵出来的同时,他们也打开了门。
五分钟后,卡米尔和埃米回到了寝室。
“你们没事吧?”一旁正在接水的紫堂幻看到卡米尔和埃米身上的溅到的红色液体吓了一跳。
“没事。”卡米尔很冷静。
“就是被打翻的红墨水溅到了而已。”
“……你们为什么要露出失望的表情啊喂……”

〔2〕
雷大爷和安哥瘫在床上面面相觑,脸上都有着可疑的红色液体。
“我说……安迷修,你有完没完?”
安迷修一愣,他和雷狮几乎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他有时霸道不讲理的性格也颇有了解,但是这次雷狮恶人先告状的行为还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告白国的女孩子少说也有一个连了吧?”
安迷修都懒得理他,一个眼神飞过去要他说重点。
雷狮笑了,笑容里有阴谋的味道。
“我琢磨了一下,估计你就是传说中的女生绝缘体,与其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不如换个方向发展,说不定会有不错的结果。”
“什么方向?”安迷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很傻很天真的问到。
雷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做了个手势,他将的一只手握拳,伸出了一根手指,而另一只手抓住了那根手指,同时也伸出一根手指。
意义明了。雷狮笑出来声,安迷修的脸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总之,三秒后,安迷修向还没有缓过气的雷狮扑了过去。
安迷修整个人斗压在了雷狮的身上,正准备动手,却一个重心不稳反被雷狮压在身下,雷狮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见门锁一响,格瑞和银爵走了进来。
诡异的安静。
“对不起打扰了。”格瑞第一个做出反应,然后和银爵逃离了案发现场,走前还不忘反锁了个门。
完了。安迷修心想。身败名裂。

〔3〕
“听说你被雷狮强上了?”这是凯丽见到安迷修时候的第一句话。
安迷修内心一阵悲凉。既然凯莉知道了,那么离全校皆知就不远了。
“安迷修,你果然没有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
你们对我的期望就是被雷狮强上吗??!
“……在下和雷狮是清白的。”
“知道知道,你们清白的只会打架。”凯莉笑到。
“在床上的那种。”

〔4〕
正在上课的雷狮虎躯一颤,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安迷修那傻子在骂我!”雷狮接过卡米尔递过来的纸愤愤不平道。
实际上,比雷狮小了好几岁的卡米尔是不可能和雷狮一起上课的,但为了避免因雷狮心情不好怒怼老师的情况再度发生,卡米尔决定陪自己的大哥上课。
“嗯……也不一定吧……说不定是着凉了呢……”一旁不知道为什么被一同拖过来的埃米为安哥辩解道。
“嗯?”
“对不起我错了。”
“啧。”雷狮看上去一脸的不爽,而事实证明,每当雷大爷不爽了,就一定有人要遭殃了。
“不行。”雷狮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要去找安迷修。”
然后雷狮就翘课了,留下卡米尔和埃米面面相觑。
“习惯就好。”卡米尔看了一眼一脸懵埃米,非常冷静的说到。
“大哥的思维不是吾等可以揣测的。”

〔5〕
雷狮骑着自行车绕了大半个校园来到安迷修所在的教学楼时,正巧赶上了后者的放学。
可正当雷狮准备叫住安迷修的时候,却见安迷修一个转身绕过了教学楼,向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前进。
他要干什么?雷狮疑惑了一秒钟,而下一秒,他突然想到了那封没有收件人的情书。
“卧槽!安迷修那家伙还真是死性不改!”雷狮立马下车跟了过去,一个转角过后,偷偷探出头的雷狮果然看到了一个妹子。
他正准备出口阻拦,却不想那妹子居然抢先开了口,而且居然不是好人卡,而是……
“安迷修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能不能……”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清秀的脸已经因为害羞而染上了一层红晕。
雷狮在拐角处,一时间去也不是留也不是,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底有什么奇怪的情绪快要涌出。
安迷修也愣了,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被女孩子表白,当他回过神时,他笑了笑,笑容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却又带着歉意。
“对不起。”
“……为什么?”女孩子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她是谁?”
安迷修这次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他低着头,沉默良久。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女孩说。“所以,让我知道这个幸运的人是谁,好吗?”
安迷修仍是沉默,半响,他终于准备开口,不知道为什么,雷狮的心也悬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啊?”凯莉突然出现拍了一下雷狮的肩膀,雷狮虎躯一震吓得往前走了两步,走进了妹子的视线死角但却被正对着的安迷修看了个正着。
安迷修看着突然出现的雷狮,表情突然僵硬,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雷狮?!”

〔6〕
第二天,安迷修因为雷狮拒绝小姐姐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校园,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凯莉却是看着连呆毛都拉拢下来的安迷修,十分真诚的问道:
“我就一个问题。”
“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

〔7〕
“所以说都是你的错!”
“我靠又不是我让你喊我名字的!”
“谁让你在那里偷听的!”
“我还不是担心你告白再被拒绝伤心到自杀啊!”
“我要真准备自杀一定先把你这个祸害干掉!”
“然后殉情啊?!”
“滚你丫的!”
银爵看着吵吵嚷嚷了半个小时毫无风度的两个人内心崩溃。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
格瑞没有作声,银爵转头一看,发现这个家伙正在用电脑打字。
“你在写什么啊?你们导师又布置论文了吗?”银爵边说边探头看去,只见那密密麻麻的字上有一行加大加粗的标题:
换寝申请书。
“……”
“帮我也写一份吧。”

〔8〕
“所以说……安迷修那个傻子到底喜欢的是谁啊?”雷狮又灌了口酒,45°角仰望夜空。
看起来醉的差不多了。低头玩手机的帕洛斯看了一眼雷狮,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大哥,你喝醉了,少喝点吧。”中国好弟弟卡米尔担忧道。
“哈?安迷修那傻子都能被人表白,我怎么可能喝醉?”
得,醉得神志不清了都。卡米尔一阵悲哀。
“安迷修……”
卡米尔看着越来越迷糊的雷狮长叹一声,众人只知雷狮那直男到不能再直男的性子,却不知道雷狮在这样的外表下九转十八弯的心意。
就连雷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安迷修的了,但雷狮很清楚,安迷修并不喜欢自己。就像他从小到大写过那么多封情书,可从来没有一封是属于他的一样。
雷狮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干脆破罐子破摔,可一想到结果可能是最后两个人彻底成为陌生人,雷狮就有些怂了。他也常常自嘲,那个以自由洒脱狂傲不羁的雷狮去了哪里。
摄入的酒精麻痹了他的身体,却让他的灵魂沸腾,恍惚间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寂静的街,雷狮苦笑一声,果然是醉了,都出现幻觉了。
不过既然是幻觉……雷狮突然站起身,有些摇摇晃晃的向那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走近,他抱住了他,闻到了青年身上熟悉的气味。
“雷狮?”他听到怀中人呼喊他的名字。
挺真实的。雷狮心想。抱住他的感觉很真实,他身上的气味很真实,,就连唇上微凉的触感都十分真实。
就像做了一个真实的梦。
而梦里,他吻了他。

〔9〕
安迷修是一脸懵逼的。
本来他是准备睡觉的,谁知道三更半夜的凯丽居然突然打电话给了他,要他帮忙买宵夜。
“我刚刚洗了澡,过去会染上一身油烟味的。”凯莉义正言辞的说道。“而且我一个女孩子家家,出去多不安全啊。”
像什么“晚上吃东西不怕胖死”和“想吃自己买关老子屁事”这种话只有雷大爷说的出,而我们的世纪好人安哥,只是默默穿好衣服准备去买宵夜了。
谁知道这一买就出了事。
吻着他的男人一身酒气熏得他都快醉了,以至于他手脚发软,忘记反抗。
直到雷狮咬破他的嘴唇。
血腥味刺醒了两个人的神经,安迷修一把推开了雷狮,后者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安迷修只好伸手又扶了他一把。
“……安迷修?”
“嗯?”安迷修还在恍惚之中,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下一秒雷狮整个人就瘫他身上了,醉得不省人事。
安迷修:“喵喵喵???”

〔10〕
一旁的卡米尔本来想去帮安迷修一把,却被一直低头不语玩手机的帕洛斯给拦住了。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卡米尔看着因为刚刚和雷狮拼酒而醉倒在桌子下面的佩利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没什么。”帕洛斯笑着关掉了聊天界面,然后扶起了地上的佩利。
“我们快走吧,某个大小姐还在等着我们去送宵夜呢。”

〔11〕
从那天起,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就变得尴尬起来。
准确说,两个人都开始有意识的躲避对方。但是,这两个人还是住在同一个寝室的,所以每天晚上,他们寝室就会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里。
“格瑞和银爵真可怜啊。”金摇了摇头同情道。
“呵,放心,最多一个星期就会有反转的。”凯·神助攻·隐藏大佬·莉笑了。

〔12〕
实际上在两个家伙并没有坚持一个星期,就在第五天,这两个人的关系发生突破性的发展。
因为那一天,前不久和安迷修表白的妹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度表白了。
“我知道上次是个误会……你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少女眼泪汪汪的看着安迷修,令人无法拒绝。
安迷修站在疯狂起哄的人群,一时间骑虎难下,不知如何是好,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冲进了人群来到了他的面前。
是雷狮。
安迷修此刻内心更加复杂起来,他刚想说些什么,下一秒,他又被雷狮强吻了。
安迷修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听不到周围人兴奋的尖叫声,他的世界里突然只剩下了他和雷狮两个人,他们正在接吻,而其他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半响,雷狮放开了快要窒息的安迷修,他看着一旁愣在原地的女孩子,笑容里有着满满的嘲讽。
“你说什么误会啊?”雷狮一把搂住安迷修的肩膀,让后者紧紧的挨着自己。
“这个家伙暗恋我好久了,你不知道吗?”
然后,趁着围观群众没有反应过来,一把拉着安迷修离开了现场。
卡米尔看着雷狮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接着掏出手机给凯莉打了个电话。
“计划成功进行中。”

〔13〕
雷狮的心情很不好。安迷修从被抓的生痛的手腕上得出了这个信息。
雷狮带着他绕啊绕,终于停留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
“你……”安迷修刚刚开口,就被雷狮打断了。
“安迷修,如果我当时没有出现在那里,你是不是就要答应那个女孩子了?”
“额……那个……”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阵心虚,于是他转移了话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这里和雷狮的教室隔了半个校园啊……
“卡米尔要我过来帮忙搬东西。”雷狮不耐烦的解释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嗯……应该……不会……吧……”
“应该?”
“不会不会。”
“安迷修。”雷狮的表情突然冷静下来,但安迷修突然觉得此刻的雷狮更加危险。
雷狮慢慢向安迷修逼近,直到将后者逼至墙角,然后雷大爷顺势就给安迷修来了个壁咚。
雷狮虽然比安迷修小了一岁,却比安迷修高了半个头,雷狮微微低头,他的鼻息轻轻打到安迷修的脸上,传来一阵温热。
“安迷修。我喜欢你。”
“哈?”安迷修一脸懵逼,紧接着脸开始慢慢变得通红。
“而且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渐渐逼近的脸,低下了头。半响,安迷修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正视雷狮,一双碧绿的眼清澈明亮。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雷狮突然笑了。“我诈你的。”
“你!”
“别生气啊。”
“我们两情相悦,不是很好吗?”

〔14〕
雷狮和安迷修终于在一起了。组织的各位助攻十分欣慰。
而在雷狮和安迷修交往的第一个星期,雷狮请了凯莉吃饭。
“哎呦,我们的雷总今天这么好心情,请我这个学妹吃饭啊。”
“卡米尔都跟我说了。”雷大爷一句话堵死了凯莉的嘴。
“谢谢。”
凯莉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格瑞突然旧设一样,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
“你要加油啊。”凯莉一边疯狂点菜一边笑着说。
“组织可等着你们发喜糖呢。”
雷狮也笑了。
“放心。”
“不会等太久的。”

〔15〕
顺带一提,今天格瑞和银爵的换寝申请表也没有批准成功。